懷抱本子的(櫻宮)月沙

(´・ω・`)昨天的吐槽,我真的覺得爆豪能正常站在小久身邊卻不吵不鬧是奇蹟。

求抽到一大堆SSR而寫的小段子!



  在G任務展開前,伊吹浩二曾約三和大志一起喝酒,並討論一下不在場的、正在歐洲虐人的櫂俊樹,畢竟伊吹有段時間沒有跟他們一起,他對於某人和另一位某人的事情非常感興趣…大概因為被刺激到了。


  只是,伊吹後悔了,在得知那兩人的事情後。




  1:在遇到先導愛知前,櫂俊樹的性格極為冷淡,不像重遇時的一副護妻狂魔的樣子。


  2:只是在遇到先導愛知後,櫂俊樹依然經常將自己的事隱瞞。


  3:然而雖然在先導愛知面前表現冷淡,但是櫂俊樹也一直留意跟先導愛知有關的事情,也頗常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有時候三和也會向櫂傳遞跟先導有關的消息…怎麼跟自己和新導的情況有點相似?


  4:因為櫂的原因,以致先導沉迷PSYqualia這份力量中,而知道了這事的櫂非常煩躁,之後更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5:雖然亞洲巡迴賽,櫂不在先導的隊伍,但根據那個非常樂意願意透露名字的雀森蓮的描述,櫂俊樹也一直在留意先導愛知的表現…櫂…你這是STK嗎…


  6:櫂曾經帶先導去看海邊夜境…等等,這個???


  7:櫂非常介意先導和雀森蓮的關係…三和你可以先別偷笑嗎?


  8:之後櫂因為覺得跟先導的距離越來越遠而選擇逆反化,差點使世界毀滅…原來跟我一樣做過差不多的事情啊,櫂。


  9:跟先導對戰後,櫂跟他牽手出現在眾人面前???三和,我開始懷疑你在騙我了。


  10:當全世界失去了對先導的記憶時,除了跟四騎士有關的人,就只有櫂沒忘記先導…這是拿錯劇本了?


  11:櫂因為被先導說「我不想見你」而陷入消沉和迷茫…三和,我說真的,你這是拿了某種電視劇的劇本用來騙我嗎?


  12:最後櫂成功將先導帶回來了…你中間到底跳了多少?甚麼?你因為中間被送回來而不知道發生了甚麼?




  伊吹浩二表情嚴肅地沉思着。


  這兩人到底在閃盲自己前都做了些甚麼!?在拍校園戀愛劇嗎!?


——————————————————————————


月沙:因為寫的途中一直在咳,所以沒了,可能之後有個較為詳盡的對話版本。反正求抽到一堆SSR!!!


…想哭。
11款5抽出爆豪x2,想想職場體驗時5抽出3轟,爆豪對我已算不錯了…可能因為去荃灣時在巴士上碼字(轟未出場,小久只出場於「廢久在哪?」這句),還是因為我又吐槽微博的某些人了?
出率感人,就是轟和爆豪將小久藏起來了…
p.s. 沒錢了,直至完結日期都沒錢了。

就是偽更的小段子。

。。。。。
想讓轟出勝試試說一下當初某人說的那句「我要走我自己的路」(←大概是這樣的意思,當然他之後走在自己的路上卻一直回頭偷窺…看着我的男神就是另一回事←還承認了…雖然承認後依然輸掉…怎麼會有輸了後福利還這麼好的人啊!!!)



轟:…我要獨自走我自己的路,要是當初綠谷沒對我說那番話,我可能還是這樣想。
爆豪:我要走我自己的路!所以廢久你這混蛋別妨礙我!你只能站在背後看着!!!
綠谷:???(←被好友和幼馴染弄得滿頭都是問號)我、我也要走我自己的路!我想要成為跟歐魯邁特一樣能笑着拯救別人的英雄!
(轟:…綠谷…你已成為了這樣的英雄,而且也拯救了我…)
(爆豪:嘖,廢久就是廢久。)
………………………………………………果然還是不同的人說,就會有不同的感覺…

應援場一定多人呢…我還是靜靜地獨自一人去好了…
( 絕對不會選多人的星期六、日,絕對!)

以後立flag後也說句“open the flag”吧…至少我可以說因為這句…
…妖。行行行,是我自暴自棄的錯,但我真的沒想到爆豪你真的來了兩次…然而跟轟的數量相同了,平分!只是…你們這兩人還真的將小久藏起來了嗎!?(含淚的指控)就算爆豪你給我杯墊也沒用,轟的杯墊上次就來了!你們就是偏偏不將小久給我…(哭暈在廁所)而且上次轟可來了3次啊…數量上你輸了(指住)←QAQ。(就是不明白為啥抽5發轟卻出了3次,說好的共10款呢…)
但這次的贏家是八百萬…是在暗示快點出她的名字系列的意思嗎…(←腦洞早已記下,就是…未動筆而已…)還是因為我一直不肯叫她百百?畢竟我會叫百百的角色只有春原_(百)瀨啊…所以…應該不是今天我梳了馬尾辮子吧?(←平時是雙馬尾,而今天突破想單馬尾而已)
。。。小劇場。。。
天音:妳…其實是用了直覺愛麗絲吧?
月沙:(淚目)…哈?
天音:妳昨天抽到龍的UR。
月沙:啊啊,因為前晚跟朋友介紹VG的三角戀(蓮愛+櫂愛)
天音:今天爆豪和轟的亞加力匙扣也來了?
月沙:上次轟也有來,5發中3次…
天音:真的沒使用愛麗絲?
月沙:沒…大概。
天音:無意中使用了?
月沙:天知道。
((九條)天:不,我甚麼也不知道。)
天音:妳應該是使用了吧?無意中。
月沙:(火大了)就算我使用了又如何!?會游泳的人也不會使用浮板啊,那我作為直覺愛麗絲為甚麼不能使用愛麗絲!?又不是考試。
天音:妳這可是作弊啊…(扶額)
月沙:作你個頭。
天音:被發現會怎樣妳知道嗎?
月沙:這只會被當作是運氣啊,亞加力匙扣那些是店員抽的,又不經我手…
天音:你真的當別人沒有高校長的愛麗絲(看穿別人擁有的愛麗絲)嗎?
月沙:對啊,因為這愛麗絲太罕見了。
天音:夠了,妳中二病甚麼時候才會好?
月沙:我拒絕治療。
天音:妳還真將自己當是愛麗絲哦?
月沙:但我真的抽到了唷?
天音:…(懶得跟蛇精病吵)

卧槽!這集和下集都神回了!
先不說愛知大人倒地的少女畫風,而且要倒地時被蓮桑扶着(有人記得無印時櫂桑也扶住了愛知大人嗎?),還對蓮桑投懷送抱(!?),更像小動物一樣被抱來抱去,而下集,愛知大人更掙開櫂桑抓住自己的手…喵啊,櫂愛和蓮愛都很好吃啊!!!這兩集太棒了!!!

SMASH TAP(偽)教學(注*當中內容含CP向)

#轰出胜# #勝デク# #轰出#


SMASH TAP(偽)教學(注*當中內容含CP向)


CP:勝出&轟出,如覺得雷可以關掉。




.OOC是我的印記,雖然在簡介已說,但我懷疑每次也要說一遍,而且,既然已OOC了,為甚麼不能更OOC呢?(滑稽)


.是透過對角色的印象而寫的文,可能跟別人的印象有出入,但請記着每個人對角色的印象也不一樣


.邏輯強盜,雖然聽起來很帥氣,但這只是沒邏輯的文筆差


.撞梗的預感…是在手遊看着某人一直狂衝時想到的,真的在想他跑這麼快不會跌倒嗎…


.因為一直卡文結果拖了很長的時間…開檔日期8月23日…結果…還是在改版成Rising前努力寫完吧…


.也許後半部份才是正文…


.如能接受就開始?






  負責這次教學的是,本世紀被稱為最蠢文手、我本人——櫻宮月沙,以及<我的英雄學院>主角——綠谷出久,而<我的英雄學院>一眾角色也有參與其中,啊,除了敵聯合,聽說是要準備搞事。


  事不宜遲,現在立即開始!




  最近,SMASH TAP在雄英高中的英雄科1-A班成為了熱話,使綠谷出久很感興趣,想要試玩一下這款手機遊戲,於是…


  「所以說,小久,手機借你。」蠢作者,即本人,櫻宮月沙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綠谷出久,面上帶着淡淡的笑容,完全付人無法猜測她是否在計劃甚麼。


  「真、真的可以嗎?」只是跟她一起坐在短梯級上的綠髮少年看起來挺慌張,戰戰兢兢地接過對方遞過來的手機,「真的沒關係嗎?這可是手機啊,要是一不小心遺失了或者弄壤了,沒了跟別人聯絡用的手機,那櫻宮同學要怎麼辦?而且聽說櫻宮同學對於每款有玩的手遊都是非常認真,全都是灌注了愛情的卡組,聯絡不了他人倒沒甚麼,但是萬一帳號沒了…」


  「那個,小久,手遊有引繼碼的,不用擔心帳號沒了,而且我也玩了好一段時間,六星卡的數量也足夠哦,方便介紹。」倒是在手遊中灌注了愛情是在哪聽來的?雖然可以說是真的,但我又不是雀O蓮…「而且小久也別這麼緊張嘛,放輕鬆點就可以了~」


  「這樣的話…萬一櫻宮同學的手機因為我出了甚麼事,那我的借給妳吧!啊…但要是我也需要用手機那我該…」


  「放心,小久的人緣好,一定會有人借你的。」只是會不會為了借手機給你而打起來就不知道了,黑長直少女瞄了眼前方轉角位的位置,喂喂,別還沒問你們借手機就先吵起來啊…「所以放鬆點吧~」


  「是!」


  就叫你別這麼緊張了…少女笑而不語。


  而在他們背後,躲在門外偷看中的上鳴電氣問身旁峰田實,「峰田你不妒忌嗎?綠谷那傢伙又跟女生呆在一起了!」


  峰田實則表示,「這個女的倒沒甚麼,身材又平、外貌又普通,跟耳郎可是同一類型、咿啊啊啊啊啊——!!!」


  路過的耳郎響香聽到峰田的說話後,如同平時一樣快、狠、準,將耳機插頭刺進峰田的耳朵,而他身旁的上鳴也被連累,一同昏過去地被紫黑短髮少女拖走了。


  「欸?有山岭女俠、密林神威、デステゴロ的五星卡關數?櫻宮同學,可以試試這關嗎?」綠谷看着EVENT中的EX battle驚訝地說,綠瞳彷彿閃閃發亮的,像個看到想要的東西的小孩子似的。


  看來,小久很感興趣…「…但是這關的掉落率很低耶,不會只有一局就行。」而且之前也已集齊了,雖然打了好幾天,打到放飛了自我才終於將最後欠缺的山岭女俠五星卡拿到手…想起了玩手遊玩到生無可戀的那幾天的她,悄悄嘆息。


  「那個,櫻宮同學,」綠髮少年小聲呼喚身邊女生的名字,喚回她的注意力才發問,「這裏應該要怎樣做?」


  思緒回歸現實的櫻宮月沙看了看手機畫面,「一人玩家和多人玩家,都是會出現支援者,前者是由你自己選擇,但連同你在內只有兩名玩家,而且你選擇的支援者只是NPC;」呼了一口氣,女生繼續說,「後者則是跟在線的玩家一起參加,連同你在內最多四人,基本上只要參加人數最少有兩位就可以開始,但是要注意時間,所以雖說多人玩家最多可以有四位參加者,但是未必要等到有四人參加才能開始,因為有些時候未必會有在線玩家的,而且就算有在線玩家進入了同一房間,但只要他們未按下同意,他們也不會被當作參加。」說完,她就點擊了一人玩家模式,「現在先來試一下吧。」再隨手選了一位支援者。


  一直注視着手機屏幕的綠谷出久看到遊戲介面上的多種屬性小隊,「櫻醬同學的卡片真多呢…」


  「對啊,小久之前不是說了嗎?這些都是我以愛情灌溉的卡片~」櫻宮月沙看似不太在乎地說,但是看着卡片的等級和配件的分配,可見她對待遊戲的心態並不如同外表看起來的不在意,「每個小隊只有兩位成員,所以小久,現在應該選一隊參加呢~跟據這關的對手,最好選擇力屬性、技屬性或者速屬性,即是紅的、綠的、藍的,因為對手的屬性是隨機的,當然力量和生命值勝於一切。」等等,為啥紅的、線的、藍的看起來像個修羅場?少女沉思着…


  「咦…紅的、欸!?是我和小勝!?小勝這身…是在學園祭出演舞台劇的服裝?很帥呢…至於我,嗯?感覺跟平時好像不太一樣…」綠谷仔細地觀察手遊介面中、身穿戰鬥服的自己,不用數秒就發現,「這是!小勝的籠手!?」


  「對啊,雖然使用必殺技後會有一段短時間被減低了攻擊力,但是基本上生命值和平時的攻擊力也不錯;」黑髮少女解釋道,「至於爆豪…平時的攻擊力和生命值也不低,只是必殺技…容易衝過頭了,不過就效果來說也是好用的卡片…雖然另一張六星爆豪也好用,但是看着很危險…」


  「危險?」雖然小勝平時的確有點…作為爆豪勝己的幼馴染,綠谷出久深知這點。


  「對,衝得比十傑的這張還要快多了,看着跑得這麼快的爆豪,一直在想他會不會跌倒…」


  「…噗!」


  「…噗哈哈哈哈哈www」不知道是被少女的說話還是認真的表情逗笑了,綠髮少年忍不住笑出來,以致忽略了前方轉角位傳來的笑聲,也不知道正在監視少年少女的其中一位已因為不滿身旁的情敵那掩飾不了的笑意(←取笑意味的)而跟對方打起來。


  只是看到身邊的少年笑到不能自制似的,櫻宮月沙皺眉說,「小久別笑得這麼誇張啊,小心隔牆有耳。」而且當事人真的只隔了一面牆而已…


  大概笑夠了或者笑出了腹肌,綠谷終於克制住笑意,繼續選擇小隊,「那綠隊的是…轟君和麥克老師?轟君這張也是舞台劇的服裝呢,果然很適合轟君的氣質,轟君真的比誰都適合神秘又高貴的角色啊~」


  「小久你外貌協會嗎?」黑髮少女忍不住吐槽身邊的少年,「而且…這款的轟,來了三張…」來的原因更是令櫻宮月沙差點吐槽到上天去…


  「不、不是這樣的!只是這樣的轟君真的很帥氣…」綠谷極力否認中,要是他沒臉紅的話可能會增添點說服力,但是這樣子只令人更加懷疑。


  「哦~?」櫻宮刻意將尾音拖長,「所以小久覺得舞台劇中的爆豪和轟,誰比較帥氣?」少女習慣性地嫌事不亂提問道,她敢肯定那二人為了聽到身旁少年的答案而暫時停戰。


  「欸!?誰比較帥氣這種問題…」以左手手臂擋臉(因為以防將手機丟了)的綠谷出久覺得臉快要燒起來似的,怎麼會問一個男生這種問題啦…


  「回答就是了。」強硬堅定的語氣使少年放棄說服對方。


  「…但是舞台劇中的小勝和轟君都非常帥氣,哪像我這麼平凡…」


  「勇者的平凡也算是特色啊,說起來我到現在還沒抽到十傑小久呢。」櫻宮月沙毫不留情地打斷了少年帶着些許自卑的說話。


  「對不起…」


  「嗯。既然小久覺得他們都很帥氣,那小久比較喜歡誰?」


  「!?」綠谷出久再次被黑髮少女的提問嚇到,面紅耳赤地慌張否認,「喜、喜歡甚麼的…沒有這回事…」


  「再不認真回答就改問你想要選哪位當男朋友。」大概被磨光了耐性,櫻宮月沙直接放下狠話。


  「噫!?」意識到跟少女聊下去等同訓練心臟承受力,已經受了不少驚嚇的綠谷出久決定轉話題,「不知道藍隊會有誰呢…」


  「小久,男朋…」不死心也不容易被改變主意的櫻宮月沙依然不放棄,將語速放慢盯着綠髮少年說。


  「嗚啊啊——!!!櫻宮同學別說了!!!」綠谷出久覺得他簡直快要瘋了,如果可以改一下那問題…等等,也許可以…「我比較喜歉轟君飾演的角色!雖然小勝的角色也很好,實力強大而且不會違背自己的意願,但是…果然還是轟君的角色,為了尋找理想而獨自一人、騎着白馬、拋棄從前的貴族生活,只為證明自己,這種不愛目前束縛、勇於改變現狀的感覺…真的很厲害!雖然小勝的角色設定也很棒,但是要作出改變,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被少年一口氣說完的感受所震撼,櫻宮月沙張開了口像是想要說甚麼,卻也吐不出一句話,只是…總覺得…


  「混帳廢久!!!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陰陽臉嗎!!!」突然前方轉角位傳來一聲怒吼,將坐在短樓梯上的少年少女嚇到了。


  「這、是小勝的聲音?」綠谷少年反應有點緩慢,看起來被嚇得不輕,「難道小勝在附近?」而且還聽到了自己說的…如小動物似的少年的身體不自覺地抖了抖。


  「是有個抖M路人用了爆豪的怒吼當手機鈴聲吧?」櫻宮月沙則一臉正經地胡說八道,打算將身旁的綠髮少件忽悠到底,「算了,回答合格,這次就算小久過關了。」畢竟,少年當時的答案,像是在想起了以往無個性的他般,羨慕轟的角色也不是不能理解,「好吧,藍隊…啊,沒記錯的話…」


  「是轟君和…我!?」再次在少女決定的小隊中看到自己的綠谷出久,頓時臉紅耳熱,不好意思似的搔了搔腦後的墨綠卷毛,「看到以自己為原型的遊戲角色,感覺很害羞…說起來,小隊中的不能是同一位遊戲角色嗎?」


  「的確是不能哦,所以如果巧合地抽到同角色同款的五星卡片,不是拿來升幸運值就是Ultra覺醒,升幸運值的卡片是需要同款的,如要Ultra覺醒,只要是該角色的卡片都可以,但需要注意成功率,如成功率加起來不足100%,那多數不會成功,只是,真要說的話…我比較建議使用Ultra覺醒,畢竟可以提升等級,使攻擊力和生命值上限再次提升,」黑髮少女感到奇怪地望向突然靜下來的前方轉角位,語氣頓了頓,「雖然幸運值會使物品掉落率提高,但是相比之下,令攻擊力得以加強更重要,將敵人一擊揍飛真是太爽了~」


  「是這樣嗎…」總覺得身旁少女的人設好像突然崩壞了…「對了,這張的轟君…是雄英體育祭時的?」因為火的個性而沒了半邊的體肓服,以及卡片中髮色半紅半白少年的神情,如同在體育祭時跟自己一同站在競技台上的他…


  「不愧是當時不顧自己還要激勵轟的小久,果然只憑一眼就發現了~」櫻宮月沙露出滿意的笑容,「而小久的這一張卡片,是之前活動掉落的,對了,活動掉落的卡片最好拿來儲幸運值,因為活動卡片是不能Ultra覺醒的。」


  「櫻宮同學這樣說的話,是代表選擇卡片的時候,需要顧及卡片的等級和幸運值嗎?」得到少女的點頭回應,綠谷繼續說,「如果是會掉落卡片的話,那應該使用幸運值比較高的卡片?但要是該關數的難度較高,那使用高等級的卡片不就較為有利嗎?而且我記得在選擇一人玩家的模式還是多人玩家的模式時,也有建議說使用哪位角色的卡片,果然要在選擇角色、卡片等級、幸運值各方面取得平衡真的太過困難…」


  「小久,不如你先選隊伍再體驗一下吧?我建議使用力屬性。」黑髮少女大概是受不住身邊少年一直不停止的碎碎念,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力屬性是…紅組?即是小勝和我的小隊?」綠髮少年看着手機畫面中的爆豪勝己和自己,想起了之前期中考的實戰測驗跟自己的幼馴染一組的事…真的沒問題嗎…


  看穿了綠谷的擔憂,少女擺擺手表示,「放心吧,又不會同時出現,手遊中的你很安全哦~」語畢,她伸手戳了戳屏幕上顯示的START,遊戲準備開始。


  「咿噫啊啊啊——!!!櫻宮同學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少年發出了絕望的慘叫,驚恐的表情足以做個表情包,卻沒想到會惹火身旁的少女。


  「吵死了!打場手遊也要做個甚麼鬼心理準備!」櫻宮月沙原本平靜的表情如同面具破碎一般,只是她突然瞪大了雙眼,糟了,剛才選了誰當支援者?


  就在他們發生了爭執(大概是)時,遊戲正式開始,當櫻宮月沙看到了自己隨手選擇的支援者,一瞬間有了切手的衝動了,這怕不是修羅場,所以我要像香賀美O河(上鳴電氣同一位CV)揮動寫上了修羅場的大扇子嗎…


  「咦?遊戲中的角色是自行跑起來嗎?」綠谷出久因為手機上的畫面而有點呆愣,小勝和轟君一起跑的場面感覺很少機會看到呢,除了上次體育祭的障礙賽跑…


  「啊,那是我調的,你看看左下角,」黑髮少女指着手機屏幕的一角說,「模式分為MANUAL(手動)、SEMI AUTO(半自動)和AUTO(自動),手殘如我就選了自動,當然要是小久想要試一試手動模式也不是不可以的,移動方式是往想要去的方向拉就行了。」


  當綠谷出久想要回答少女時,卻看見手機上顯示的畫面,「怎麼(手遊中的)小勝一直撞向轟君?」


  「等等,我玩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黑髮少女表示她驚呆了,(手遊中的)爆豪這麼用力撞向轟是怎麼了,像是想要將轟焦凍撞出手機畫面似的,而轟焦凍也不甘示弱地回撞過去,使手機中的爆豪勝己後退了數步,如果是真實情況,爆豪一定是被狠狠撞上牆壁去…難道說…櫻宮月沙控制着(手遊中的)爆豪勝己對着綠色的假想敵使出必殺技,手機中的金髮角色腳下出現了一個火紅的魔法陣,此時畫面中間位置出現了一個藍色按鈕,少女沒看當中的文字便毫不猶豫點下去了。


  「啊,小勝換成我了?」(手遊中的)爆豪勝己用刀劈向機械人的同時像是發動了個性,造成了一個大爆破後,使用的角色就換成手上戴上了爆豪勝己的籠手的綠谷出久,並用籠手往前方作出攻擊。


  「對啊,要是另一位角色的必殺技計量表儲到一定數值時就會出現剛才的藍色按鈕,讓玩家決定要不要轉換角色,嗯~可以當作是休息一下吧?」


  「原來是這樣!欸?轟君還是一直撞向我?」綠谷出久一臉懵逼地望向身旁少女。


  至於被綠髮少年以求救一般水汪汪的綠眸注視的櫻宮月沙,表示「…」,這哪兒是撞啊,這根本、根本就是…打個比喻,剛才是以將爆豪勝己撞出外太空的氣勢,而現在就一個勁兒地往綠谷出久黏…這是大寫的雙標哦,轟焦凍同學。


  黑髮少女直接無視手機屏幕中那位髮色半紅半白的角色,「…看看必殺技計量表,可以使用必殺技了。」再瞄了眼計量器說,「記得對住敵人才使用。」


  綠谷出久這次按下必殺技鍵後,屏幕中間並沒有出現剛才轉換角色的藍色按鈕,為甚麼呢?剛才櫻宮同學按下時,那個按鈕也有出現的,換替了的角色更向面前使用了必殺技,是隨機出現的?不,櫻宮同學看起來是一副知道那按鈕能轉換角色的樣子…啊!難道是!…綠髮少年看着爆豪勝己那個儲存量不足一半的必殺技計量表,因為未到少女說的「一定數值」,所以他的計量器中的存量只能緩慢增長,不像正在攻擊敵人的自己那樣憑着擊中敵中增加計量表中的數值…雖然綠谷花了一段時間才明白,幸好調了自動模式…


  而之後,如果不算上遊戲中的轟焦凍一直黏向綠谷出久的話,基本上也沒甚麼問題…甚麼叫沒問題啊!?最終的敵人被擊倒時轟焦凍又跑到綠谷出久身邊才停下腳步了,這是甚麼花式撤狗糧???表面平靜內心卻精分吐槽的櫻宮月沙面上的微笑僵硬得很,「吶,小久,要試試多人玩家模式嗎?」因為選了這模式的部份玩家不會使用自動操作,所以應該、可能、大概,嗯,會比剛才好點吧?然而之後少女會被現實打臉,而且是被打得很痛那種。


  不等綠谷出久回應,櫻宮月沙已選好隊伍了,並將OFF按成ON使搜尋在線玩家更方便,不然所花的時間會更長,「這段時間應該等一會兒就行了。」同時少年看着黑髮少女所選的小隊,速屬性的轟焦凍和自己…情況應該會比上一局好點吧?


  然而,聽到這句話的並不只有正在看着手機的二人,當少女看到新加入的玩家名字,眼角不自覺抽了一下,受刺激了…


  「櫻宮同學,有人來了!咦…」綠髮少年看到對方的名字時愣住了,「『不也挺好嗎』?是甚麼意思?」


  雖然綠谷不明白當中的含意,但是不代表他身邊的櫻宮月沙不懂,黑髮少女聽到他讀出那句後一臉如同被插了一刀的表情,相反偷聽中的某位淡金髮少年也一樣。


  過了數秒後,又多了一位成員加入,「『如何殺死身旁的天降情敵』?是…」綠谷出久少年的這下子話語停頓使櫻宮月沙一剎那忘了呼吸,「身處於三角戀嗎?」你最沒資格這樣說啊小久!!!


  內心依然拚命吐槽的少女看起來依然平靜,都怪剛剛在立flag,我已看到結局了,已猜想到加入的玩家的真正身份的櫻宮月沙恨不得將剛立的旗硬生生截斷…


  「已經半分鐘了,櫻宮同學,再這樣等下去,他們會不會離開?」綠谷出久擔心地詢問身旁的黑髮少女。


  不會,他們死也不會離開…只是沒想到未等對方回答,綠髮少年已不小心按下START…


  「…」櫻宮月沙涼涼地看着身旁少年,「不要緊的,反正三人也可以的…」只是,應該要被閃瞎了…


  正如少女所想,當綠谷出久將角色換成自己時,同隊的角色總會往自己的方向靠近,少年因此有個猜想,「難道他們也用了自動模式?」


  不是,絕對不是,這種動作不是自動模式能做到的。櫻宮月沙看着手機中的爆豪勝己和轟焦凍將接(妨)近(礎)他們的敵人揍飛,笑而不語…




  這天的轟焦凍因為在實戰課受到爆豪勝己的挑釁而跟對方打了場架,然後一起被班主任相澤消太老師綁起、拉到職員室訓話去,直至現在才能離開。


  「喂!陰陽臉別跟着我!」一同被放離開的爆豪勝己對身後的轟焦凍說,話畢後更順腳將腳下的一顆小石子踢向遠處。


  「這是回宿舍的必經路。」轟焦凍順着被踢飛的小石子的拋物線看去,剛好發現一抹熟悉的綠色身影。


  「所以你平時也像個跟蹤狂一樣跟着那個沒防備心的書呆子吧?」爆豪勝己瞪向後方,卻發現對方望向別的地方去,「混帳!我正在跟你說話,別再噁心地跟着廢久!你到底在看哪!」


  「綠谷…」轟焦凍依然沒有理會爆豪勝己,並開始往那方向步去,正當他剛喚出對方的名字時,卻發現他的身邊有別人。


  「喂!你!」因為紅白髮少年說出的名字而跟過去的爆豪勝己看到的是,自己的幼馴染跟一位女生坐在一起的情景。


  然後聽到接下來的一句,「所以說,小久,手機借你。」女生將手機遞給了綠谷出久。


  「爆豪,那女生是誰?」轟焦凍冰冷地瞪視着坐在綠髮少年身邊的少女,可是,即使擁有半冷半燃個性的他的右半邊已不自覺地散發出寒氣,被仇視的少女依然不為所動、並沒傷到半點分毫。


  「鬼知道!」心裏如同髮型一起炸起來的爆豪勝己臉色也不比轟焦凍好,「要不是陰陽臉你不肯離廢久遠點而跟你打架再被抓住訓話,怎會給了別的野女人機會!」


  未等轟回答,他們卻聽到綠谷出久的聲音,「…那我的借給妳吧!啊…但要是我也需要用手機那我該…」


  「我的手機借綠谷。」轟焦凍沒注意情況,並掏出手機往少年少女的方向走。


  「混蛋!廢久只能跟我借手機!!!」爆豪勝己一手抓住轟的外套衣領,一手產生小型爆破威脅道,說不定如果情況許可,他還會飛到綠谷面前將他手上的手機爆破掉。


  從少年少女的對話得知他們正在談論最近成為了班上話題的手機遊戲SMASH TAP,轟焦凍倒是冷靜下來,雖然對手機遊戲沒興趣,但因為聽說這款手遊有綠谷出久的卡圖所以就下載了,說不定該款手遊之後還能成為他們的聊天話題,紅白髮少年已經開始想像他和綠谷出久頭靠頭、肩並肩共用一部手機的溫馨情景了。


  相比於轟焦凍,爆豪勝己可是快要爆炸了似的,當初被切島銳兒郎成功安利了這款手遊雖說是因為對方太煩想趕人走,但下載這款手遊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綠谷出久,雖然他也不會說出來,目前的話…所以為啥廢久那個廢物要找別人教他!


  爆豪同學你醒醒,以你平時的態度你以為綠谷出久會找你問手遊的玩法嗎?


  當爆豪勝己想要將在上面(在他眼中是在)亂說話的傢伙收搭掉時,就聽見自己的幼馴染的聲音「是我和小勝!?」,這麼一句的影響力真不少,至少使他集中精神偷聽綠谷和少女的對話。


  嗯?你說轟焦凍?他因為隱約聽到綠谷出久的一句「愛情」而愣住了。


  「對,衝得比十傑的這張還要快多了,看着跑得這麼快的爆豪,一直在想他會不會跌倒…」


  「…噗!」因為這一句而從打擊中清醒過來,轟焦凍忍不住發出笑聲,雖然都被綠谷誇張的笑聲掩蓋了,但是距離較近的爆豪勝己絕對聽到了,並立即向紅白髮少年揮拳,而對方也不甘示弱地造出冰盾擋住,接近冰冷物品而感到的刺骨反應令爆豪勝己迅速跟轟焦凍拉開距離,正當雙方戒備着對方的舉動時,卻聽到如同炸彈一樣的問題,使他們不得不注意。


  「所以小久覺得舞台劇中的爆豪和轟,誰比較帥氣?」


  雖然集中精神想要聽到綠髮少年的答案,但是始終沒得到一個明確的回應,只是少女依然不放棄地追問,「既然小久覺得他們都很帥氣,那小久比較喜歡誰?」


  !!!!!如同觸動到警報般,爆豪勝己和轟焦凍也立即無視了對方,畢竟比起情敵,還是喜歡的人比較重要,雖然在這方面上,還是擅長直球的轟佔了優勢。


  「再不認真回答就改問你想要選哪位當男朋友。」


  相比於之前的提問,這次的問題如同大炸彈一樣將他們的思緒都炸散開了,畢竟相比於比較喜歡誰,綠谷出久選擇了誰不是更重要嗎?一想到此,擁有多年相處回憶的爆豪勝己相信自己有着絕對的優勢,完全沒考慮到那些相處回憶大半數都算不上美好,對轟焦凍挑釁一笑說,「廢久一定會選擇我!」


  然後他立即示範被現實打臉的意思,「我比較喜歉轟君…」沒聽到之後的說話內容,淡金髮少年立即石化,不願相信幼馴染的「背叛」,怎麼可能…


  同樣沒聽到後面內容的轟焦凍身後猶如開遍了小花,看到他背後那如同漫天飛舞的戀愛花瓣般的情景,就這樣看也知道他高興極了,雖然很想吐槽他們根本沒將話聽完…


  而終於回過神的爆豪勝己看到情敵如沐春風的樣子,不禁怒吼道,「混帳廢久!!!你的意思是我比不上陰陽臉嗎!!!」


  「爆豪很吵。」沉浸在甜蜜氣氛中的轟焦凍被淡金髮少年打擾到了,黑着臉冷眼瞪向他。


  「混蛋你說啥!!!」


  「爆豪你真的很吵。」


  「陰陽臉你有種就現在、立即跟我打一場!」


  「累了不想打。」


  「廢話少說,輸了的人就不可以再接近廢久!」


  「爆豪你能安靜點嗎?聽不到綠谷他們在說甚麼了。」


  「混蛋你又想像體育祭那時一樣不認真地跟我打嗎?」


  「我可沒空再因為跟你打架而被抓住,浪費跟綠谷一起的時間了。」


  「誰說你們可以在一起!」


  「你說了,剛剛你說『你們可以在一起』。」


  「別給我裝傻啊陰陽臉!!!」


  「咿噫啊啊啊——!!!櫻宮同學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在爆豪勝己跟轟焦凍(單方面)吵架時,突然聽到了綠谷出久的慘叫聲。


  接着傳來的是「吵死了!打場手遊也要做個甚麼鬼心理準備!」,使剛才對話中的二人也安靜下來。


  「她跟你真相似。」轟焦凍評論道。


  「相似個毛線!」爆豪勝己則對這樣的感想非常不滿,那女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同一類人,她應該是那種…類似雙重人格的人,讓這種人跟廢久待在一起真讓人不爽…淡金髮少年搖頭拒絕承認他曾擔心自己的幼馴染。


  待到被他們偷看着的少年少女終於玩完一局,轟就聽到少女說「吶,小久,要試試多人玩家模式嗎?」,像是想到甚麼似的所以拿出剛剛收回去了的手機,登入到SMASH TAP去,沒記錯的話,他們剛才說要衝EX battle那關,以現在這個時間,在線玩家人數不多,能進入他們所在房間的機會率…


  當手機畫面顯示他到了一個預備室時,綠谷出久的聲音再次傳入轟焦凍的耳中,「『不也挺好嗎』?是甚麼意思?」


  『不也挺好嗎』…是他的玩家名字!如果取跟個性或喜好相關的名字,絕對會被發現,而『不也挺好嗎』,不就是證明了天降戰勝青梅竹馬時,因而苦笑的幼馴染宣告自己的落敗的名言嗎?因此有點得意的紅白髮少年絕對沒想到有人明白當中的意思。


  其中一位了解當中含意的爆豪勝己,聽到自己的竹馬說出這句時,震驚得如同被最重要的人插了一刀似的,震怒的他立即掏出手機,點下SMASH TAP登入去,可能因為臉上表情過於可怕,所以進入界面的速度比平常快多了,毫不猶豫地點擊數次,終於進入了一間預備室。


  這時候,爆豪勝己和轟焦凍又聽到了綠谷出久的說話,「『如何殺死身旁的天降情敵』?是…身處於三角戀嗎?」


  一瞬間,爆豪勝己很想暴打自己的幼馴染(再將對方拖到床上去←劃掉),而轟焦凍則為綠谷出久的遲頓默默扶額。


  廢久/綠谷,怎麼你會如此遲頓!/。






---------------------------------------------------

突然完結就是因為這個,

名為「我不追究那以後名字就倒過來寫」的小劇場。

月沙:小久,你先回去課室,我有事要跟爆豪和轟好好說一下。(咬牙切齒)

綠谷:欸???(意識到氣氛突變,雖然擔心但因為上課快遲到而還是回去了)

爆豪:有甚麼事就快點說!

轟:…(OS:沒看到綠谷的十秒後,開始想他)

月沙:(深呼吸)…那是甚麼意思?

爆豪:哈?

轟:???

月沙:我正在寫這篇文時,在cafe中抽了五次亞加力匙扣,明明一共十款,轟你卻來了三次?而且隨機的其中一張杯墊又是你…

爆豪:混蛋!你竟然賄賂!?難怪我一直覺得這次的廢久太過偏向你!!!(火大)

月沙:之前不也是較偏向爆豪你和小久嗎。(平靜)

轟:這只是訴求而已,之前對爆豪你和綠谷之間的描寫太多了。

月沙:所以今天的SMASH TAP三連抽又來了一張十傑轟是幾個意思?

轟:…(無法解釋)

爆豪:陰陽臉你這混帳!(準備揍人)

月沙:我還沒說你呢,爆豪。(平靜)

轟:哦?(好奇)

爆豪:!?

月沙:十張三星劵來了一張你的五星,重覆的…這種賄賂會不會太過便宜?

爆豪:…(無言)

轟:噗。(忍不住笑了)

月沙:而且…之後SMASH TAP會改版成SMASH RISING,你們幹嘛不斷給我重覆的五星?聽說改版後沒了Ultra覺醒,而且現在有的卡都會變成不知道有啥用的徽章,之後也不知道抽甚麼了…(崩潰)

爆豪:…嘖。

轟:那個,對不起。(面無表情)

月沙:你們這到底是賄賂還是威脅!?(趴在地上哭)

爆豪:…

轟:…

月沙:所以,之後如果要賄賂我…

轟:…(集中精神)

爆豪:…(在想威脅會不會更可行)

月沙:下星期我去cafe抽亞加力匙扣…給我小久,一個也行。

轟:不行。

爆豪:作夢!

月沙:…

(我懷疑之後又要面對「這是被要脅還是賄賂?」的問題了)

這只是10粒英雄魂的三抽啊…實話實說,這孩子到底是在威脅我還是賄賂我?還是因為我昨晚努力碼字但依然未寫完才出來?那我下星期去cafe之前也不用寫完了?還是要我之後立即寫另一篇?(←打算匙扣十抽的人,雖然限了購買數量,但分兩次就行…只是…這次有咔…不會來個修羅場情況吧?不會不會不會…)

喵的,LOFTER在跟微博學逼人關注嗎?而且那些好像還是V…關我啥事…